首頁最新消息簡介攝影畫廊讀經日引網上資源網上下載網上討論區聯絡我們
聖經金句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詩篇16:6



 
聖經查詢
聖經查詢(新版)
關於我們
目錄導覽
音樂詩歌點播
文化天地
時事論壇
世界經濟
育博通
珠璣集
幽默
News
時代論壇报
山行文化出版社
文藝園地
健康資訊
中美友好協會
美國新聞
南粵之窗
Amazing Qingdao - 今日青島
Panda Mania 熊来疯
教會機構專欄精選
網上奉獻與支持
故障申告
聯絡我們
網站維護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瀏覽流量統計
人數: 2,139,147 
頁數: 29,015,057 
下載: 9,963 
Since 11/2005


訂閱電子報

訂閱電子週報
自訂閱名單移除
電郵Email:



  
   

Bookmark and Share   
 
生與死的重迭── 論施瑋的中短篇小說

8/16/2017


施瑋是以詩名著稱的,從二十多歲起在中國各類詩歌刊物和文學綜合刊物上發表詩歌,並在北京魯迅文學院和復旦大學中文系學習並研究詩歌創作,多次舉辦施瑋詩歌朗誦會和作品討論會,至今出版了七部詩集。但在1996年離開中國移居美國前,她以一本描述家族中三代女性生存狀態的長篇小說《柔若無骨》開始構建她的小說殿堂,近幾年在創作詩歌的同時,又完成了《放逐伊甸》和《紅牆白玉蘭》兩部長篇。

施瑋的小說和她的詩歌一樣恣意縱橫、沒有定規,或寫實、或超驗,各不相同,很難有個綜述評論。然而在風格上,她的闊大與哲理性總是奇妙地,與細緻的描寫、感性的想像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種超驗的、絢麗的閱讀效果。

在施瑋二十多年的創作中,中短篇小說的數量相對是很少的,但我認為她的中短篇小說,是她在海外這塊土地上,在中西方文化衝突中,心靈、思想、審美、語言等在巨大張力中綻開的奇葩。 

(一) 生與死的重迭

生與死,過去與現在,黑夜與陽光,原本是互不相容的兩極,但在施瑋的筆下,它們卻是重迭的。施瑋的小說世界堙A在世俗中視為兩極的東西,卻可以同時出現,這一點在她的短篇小說《日食》中尤為明顯。

也許沒有什麼自然現象更能像日食那樣表達兩極的重迭,試想想在陽光明媚的白天突然日食來了,天地間一片黑暗,如同暗夜降臨,又在一瞬間,日食結束了,又是一個大白天,人類在日食的一瞬間,都會體驗到前所未有的驚恐,迷茫以及渺小的感覺。在施瑋的筆下,這種人類的體驗,透過主人公在夢與現實之間的徘徊,以及主人公對生與死的思考,充分地體現了出來。

現實中,歷史不會與今天重迭,生與死也不會重迭,它們是在一個不可逆的運動中,先後出現的兩極現象,但施瑋偏要讓它們在小說中重迭,她似乎要消除去兩極張開所造成的張力,但事實上,她卻讓人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張力,一種對現實以及對生命的厭倦,以及對黑夜和死亡的依戀。

施瑋天生是一位詩人,在詩人的思維中,總是有兩道敘事系統,一道系統是盡情地描述現實,而在同時,另一道系統也在盡情展現理想,有時候讓人不明白,詩人是活在現實世界中,描述理想中的世界?還是活在理想世界中,透視現實中的世界?或是在詩人的世界堙A這兩者本來就是重迭的。因此,在詩人施瑋的小說中,出現飛翔於過去現實之間,穿行於生與死之間的人物,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施瑋筆下的人物,似乎也是生活在一個兩極重迭的世界中,他們或者在白天來臨時,卻拒絕清醒過來,讓自己仍然活在黑暗中;或者是覺得自己是清醒的,卻在夢遊之中。施瑋的筆下,歷史披掛著現實的符號,而現實卻顯得有些荒誕;夢和歷史,總是給讀者一份真實感,反而是現實讓人喘不過氣來。

小說家們總是為讀者虛擬了一個十分現實的世界,而讀者總是不自覺進入了這個虛擬世界,與主人公一同喜怒哀樂。施瑋的小說並不符合這一標準,她是為讀者預備了一個想像的世界,讓讀者超越現實世界的喜怒哀樂,來思考現實,思想理想。

歷史與現在,生與死,黑夜與死亡是人類司空見慣的現實,不要去思考它們,或者說不要將它們重迭起來,就顯得自然,顯得沒有思考空間,也顯得沒有什麼意義。施瑋把它們重迭地體現在小說人物身上時,就產生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張力,這種張力把讀者逼到了不得不對死亡的思考上。

兩極的重迭是虛幻的,但體現在小說中,好像又是真實的,施瑋用這種表現手法來表達她對人生思考的結果,她的這種思考方式,既是獨特的,又是屬於全人類的。因為人總會在某一時刻,或多或少會經歷到施瑋筆下的兩極重迭的情景。

例如《日食》就是例子,而這種經歷必然會對人的內心產生強烈的衝擊,留下持久的回蕩。

顯然,將歷史和現實重迭,生與死重迭,並不是施瑋小說的真正目的,她想要達到的是這種重迭所引發出的衝擊力,來觸動讀者的心靈,開始與作者一同來思考生活,思考死亡,思考我們原本以為是虛幻的世界,成為一個主動超越物質層面的存在者和思想者。讀施瑋的小說,哪怕是讀《斜陽下的河流》這樣非常寫實的作品,其意境和語言節奏仍會有詩的感覺,如果象讀詩那樣讀施瑋的小說,或許更能準確地把握到施瑋在小說中所傳達出來的情感與資訊。

(二) 隔絕狀態與天窗意識

施瑋原本是一位深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的詩人,但她來到北美後創作的中、短篇小說,已經無法用中國傳統文化的審美方式來衡量了。她的中短篇小說的特色非常獨特,初看之下,以為是一個受中國傳統文學影響的小說,例如《日食》,但仔細閱讀之下,又發現小說的本質,或者說小說的根源卻不是出自於中國傳統文學。從這些小說中可以看出作者在北美這塊土地上獲得了新的生命源泉,以致她能創作有著全新生命本質的作品,這些作品的表達方式仍然是當今中國文壇所熟悉的,但作品堿y淌的血液卻是全新的,它傳達著全新的資訊。施瑋在北美創作的作品中關注的焦點是死亡,在她的作品中死亡是如此真實,因為她作品中的人物在真真正正地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同時她的作品中的死亡又是如此的虛幻,就像風一般,讀者可以感覺到,但卻看不見,摸不著。在施瑋的筆下,死亡有著許許多多的形式,當人們在探討生的意義時,她卻在探討死的意義。在她的筆下,生是一種等待狀態,生的目的就是迎接死亡、穿越死亡,這點在她近作《那夜,風動》中尤其明顯,以掛在門上自殺的身體開始,描述“死亡”這扇門始終懸掛在活者的上空,恐懼、誘惑、盼望並存。

施瑋筆下的人物常常處於一種隔絕的狀態,讀者似乎可以從中聞到存在主義的味道,但是施瑋的作品絕不是存在主義的產物,她的作品中沒有存在主義所特有的絕望,相反的是她的作品不是灰色的,而是明亮的,即使她在探討死亡,卻也是透著希望的亮光。她的作品中的隔絕狀態不是地獄般的隔絕,而是一個有天窗的密室中的掙扎,而天窗的亮光正是施瑋筆下的人物重生的原因。

即便是天窗中沒有亮光透下,但施瑋筆下的人物似乎都有天窗的意識,而正因有這個天窗意識的存在,才能讓施瑋筆下的人物有意或無意地向上探索。這種探索的舉動,使得施瑋筆下的人物透出一種昇華的氣息,正是這個昇華給作品帶來了異常的亮光。因此紀實小說中的人物最後仍在黑暗中的隔絕狀態,但他們的生命卻似乎本能地轉向、傾向天窗的方向。

中篇小說《紙愛人》最能體現出這一點來,施瑋以內斂的筆觸,淡然卻又是極細緻地描述了男女之間不同視角的糾纏,呈現出一種靈魂升空俯視自己的異樣閱讀審美。超現實主義的筆法,讓讀者的痛因著被阻擋而孕育成洶湧的內省的震憾,從而使施瑋的作品脫離了低俗的搧情、超越了對生活簡單的翻版複製。

施瑋的中短篇小說中涵蓋著一股力量,她的創作似乎是表面平靜的火山口下運行著岩漿,隨時都可能爆發出來。雖然到現在為止,她的中短篇小說寫得不多,並沒有形成激動人心的火山爆發的情景,但是從她的創造軌跡看,那一天,她拿出震撼性的作品,應該是不會讓人驚奇的事。


相關訊息

Baby Pandas’ Street Fight Skills 
 

指尖上的心弦”,張音悅用美妙音符詮釋“純粹中國” 
 

2016長灘州立大學舉辦孔子學院日系列活動 
 

中國著名畫家崔西民藝術賞析 
 

Looking forward to snowball fights? 
 

Wild elephants roam at street, border check-point in Yunnan 
 

Video - Are you a GENUINE panda-lover? 
 

Naxi girl's Haicai tune goes viral on internet 
 

“Hello 2018” Greetings from Chengdu! 
 

歌劇《太白雪》試唱成功 馬明仁膏藥的藝術之花即將盛開 
 

舌尖上的市井記憶--青島母茶園的前世今生成品 
 

Kunming: An ideal place for mountain biking 
 

Video - This is Qingdao 
 

上上國際美術館駐壩上草原沽水福源國際寫生基地藝術寫生精品展圓滿開幕 
 

生與死的重迭── 論施瑋的中短篇小說 
生與死,過去與現在,黑夜與陽光,原本是互不相容的兩極,但在施瑋的筆下,它們卻是重迭的。施瑋的小說世界堙A在世俗中視為兩極的東西,卻可以同時出現,這一點在她的短篇小說《日食》中尤為明顯。

本目錄中最多閱覽的文章

叛逆 (1) 


喬老爺當校長(上) 
以前喬老爺只折騰一個班,如今他要來折騰一個學校了,全校上下,突然人心惶惶,不知明天會發生什麼事,而喬與大家的見面,更讓大家害怕了.

以真面目面對世人 
也有人認爲心靈誠實固然重要,但形式也是不可缺少的。持這種意見幷付諸行動的人,有時要付上代價。小則是朋友間的融洽,大則是自己的生命。


歷史煙云:英雄總被恩情誤 
約拿單勇敢,忠心,重情義,但他只是一個悲劇時代的悲劇英雄,他的一生几乎与大衛分不開,他重父子恩情,忠心于王,盡管這王已被宣告是必亡之君,他重朋友恩情,義助大衛,盡管這大衛必取他的王位,因此后世論到約拿單,莫不惋惜道,“英雄總被恩情誤”。


詩由心境 


   Email: sino.american2020@gmail.com    Powered by Web4Jesus (W4J) Ministry